收藏本站 | 帮助 | 微博   微信 您好,欢迎来到旭途旅游网,中国高端私人订制旅游品牌之一!始于2003年  登录 | 免费注册

028 66000601

您当前所处的位置:首页 > 广东旅游 > 茂名旅游 > 人文地理

高州农民版画(图)

来自:茂名


当年筹备作品入选《高州澄海农民版画集》的情景。

 

当年的农民版画家车勋荣在印制版画。

 

林智深创作的木刻版画《满园香》入选1982年全国版画展,并送香港、日本展出。

 

长坡镇农民陈业精仍“刀耕不辍”,近作《莲塘群鸭》

 

茂名本土文化行之五

散落在民间的记忆

高州农民版画

文/本报记者 柯丽云 图/卢西林 周泽明 提供
  上世纪五十年代末六十年代初,是高州农民版画的全盛时期,其独特的艺术风格和创作特色曾震惊全国美术界,那些被农民用以抒发真情实感,描绘丰收场景,歌颂祖国歌颂新生活的质朴稚拙的木刻版画在国内外展览和结集出版,名声大噪,使高州这座人文历史积淀深厚的古城,曾一度被誉为“版画之乡”――

明代已有民间木刻年画
  高州版画最早可追溯到明代,已有民间木刻艺人刻制红纸墨印的年画。现代群众版画始兴于抗日战争时期,最早一幅版画是由黄文山创作的,以高州名胜古迹为题材的《石船丹灶》,刊于1942年初的《高州民国日报》上。黄文山是该报的编辑,他陆续在报上发表的抗战版画,影响和指导了崔冠瑛、莫仑、梁德玉等一批高州爱好美术的进步青年学习与创作版画。
  五十年代初期,高州群众版画创作迅速发展,崔冠璋、张宗俊、卢西林等一批美术教育工作者,先后创作了一批反映社会主义革命建设的、洋溢着浓郁生活气息和时代精神的版画作品。在他们的影响下,群众性的版画创作活动随之活跃起来。不仅知识青年,更有工人和农民也加入学习版画创作的行列中来。可见高州产生农民版画是有一定历史积淀的。
 

农民版画的兴起
  为了扶持群众版画创作,1958年大跃进期间,广大群众性的民歌和壁画运动如火如荼,时为高州师范教师的卢西林利用这一热潮的特有历史条件,策划主持“高州工农版画学习班”。这在高州不仅是首创,在全国也罕见。尽管工农版画是大跃进的产物,但在当时毕竟培养了一批版画作者,尤其是农民版画作者,他们以饱满的政治热情,淳朴的笔调,描绘出一幅幅具有强烈生活气息、真切感人的画面,从不同角度反映了农村群众丰富多彩的劳动和生活,展现了社会主义农村欣欣向荣的新面貌。这一新鲜事物即刻引起媒体关注,北京的美术刊物和南方日报、羊城晚报等相继刊登了相关消息和选登了学员作品及评论文章,引起全国反响。学习班断断续续办了3年8期,卢西林和古季友老师手把手地辅导指点学员刀刻,创作了200多件生活情趣浓郁,散发乡土气息,有一定艺术水平的作品。
 

曾被誉为“版画之乡”
  1959年卢西林组织“高州县版画展”赴湛江展出,作品152件,作者52人。是高州农民版画以群体形象首次向外亮相,受到人民群众的喜爱。
  1960年卢再次组织“高州县版画展"赴广州文化公园展出,由省美协主办,展出作品208件,作者83人,大多数都是卢西林组织主持三年的工农学习班学员作品。这是一个县一个画种在省会展出的先例,体现了高州版画全盛时期的起点,这些以黑白木刻为主要创作形式,注重生活化,展现纯朴、粗犷、敦厚、稚拙艺术特征的作品,震动了美术界,省内外报刊纷纷转发作品及评论。
  随后,高州农民版画创作风气更盛,从70年代到80年代初,全县建立起一支三百多人的农民版画创作队伍,据统计,这个时期创作的版画作品中有146件(幅)在全国和世界获奖并展出。1976年9月,省有关部门在广州举办了“高州澄海农民版画展”,展出高州农民版画作品124件。1977年,广东人民出版社和人民美术出版社联合出版了《高州澄海农民版画选》专集,选载了作品24件。农民陈业精、车勋荣、林智深、邓增勋等作品远赴瑞士、加拿大、日本、巴基斯坦等国参展。高州由此享誉“版画之乡”称号。
 

农民版画的艺术魅力
  翻开那本泛黄的60年版的《湛江农民版画》,虽印制得较为粗造,但仍能从那一幅幅质朴稚拙的画面,读到当年农民拿起刀笔在木刻版上创作时,那饱含激情的岁月和泥土芳香的气息。
  茂名58年建市,原属湛江管辖,这本由人民美术出版社出版,时为广东美协秘书长的黄笃维主编的《湛江农民版画》收入了湛江、高州两地农民33幅画作,其中高州农民的就占了22幅。收入了邓均伦、邓尧俊、车勋荣、江池先、邓增勋等高州农民的作品。这些作品大多通过描绘人物、树木、果实、畜牧等表现生产、丰收题材。以充沛的生命力和极大的热情歌颂生活,藉此表达自己的感情和愿望。当时曾在广州、上海、北京、武汉等地展出过,由于风格朴素,平实亲切,充满了生活实感,而获得广大群众和美术工作者的喜爱,黄笃维在前言中写到“他们的作品所以可爱,主要是取材于现实生活,真实地表达出农民的思想感情和共产主义风格。在表现形式上亦极其新颖,不受任何陈规的约束,同样也不受那些透视解剖比例等关系的限制,因而创造出一种独特的艺术语言。”
 

剩下的只有记忆
  80年代末,各种画种活跃,版画因用料复杂,制作时间长,作为艺术品进入市场显然不划算,受市场经济冲击,很多原来搞版画的作者都改画国画。据文化馆的同志介绍,曾经像车勋荣、林智深等农民版画家都因此改行做起了生意。我们采访当天,想让文化馆的同志带我们去寻访他们,但都说在外忙生活找不着人。
  据后来了解,现在只有长坡镇农民陈业精仍“刀耕不辍”,他现在长坡镇敬老院做炊事员,是省美协唯一的农民会员。文化品位跟不上也是农民版画不能坚持的一个原因,现代化与市场化齐头并进,人们生活日新月异,西方文化的入侵,诸多因素影响着社会思潮和人们的生活方式,再加上人们认为传统版画只是用来作政治宣传用的印刷品,文化的多元化使得传统版画因形式与内容的单一性而日渐式微,曾经轰动全国美术界的农民版画也因此留在了老一辈人们的记忆中。
 

采访后记
  有人说,民间的文化是一种旧时的回忆,小到个人,大到国家,是一种民族的精神,它让人怀念。
  90年代初,高州政府花2万多元收回几十幅散落在民间的版画精品,这些承传着中华民族原始的审美观念,保留着人类童年时代奔放、自由和发自肺腑的审美天性的农民版画,每一幅都显得感情真挚、质朴、自然,富有浓郁的粤西乡土气息,展示出当年万物争荣、安居乐业的情景。当我们看到这些文化遗迹的样子,宛若回到了童年时代,犹如看到我们的长辈旧时的模样。
  而摆在我们面前的仍然是如何保护和抢救这些文化遗产的问题。

您对此行程有建议或疑问,请留言

注意:

请遵守中华人民共和国关于互联网的相关标准。
请注意语言文明,不要包含淫秽词语。
一分钟内只允许留言一条。

留言列表(0条